桃子屁屁

2016年8月|上海|东京

▼东京相扑火锅VS 上海十三香小龙虾


▼东京江户川  VS 上海黄浦江

▼上海东方明珠塔 VS 东京塔

10多年的好友,分隔两城

春去又冬来,北上又南下

世事变迁,只有我们还是17岁



3月末 一个上班族的文句

2016年上海的3月,租的房子到期了,房东打电话给我,说租金要涨30%,从5000涨到6500,我只好打包找新家。

翻一翻知乎,青年中产阶级在讨论现在的上海提高了门槛,只有程序员和交易员可以留在上海了,又在讨论金融和IT领域的从业人员的价值是不是被高估了。不知道从事实业、艺术、其他行业的小伙伴们现状如何?

我贪心想要很多东西,既想过得惬意拥有丰厚报酬,又希望能从事有意思的不同的工作。工作了4年的我想要进学,又无法舍弃现状。不喜欢这个行业,但是又怕养不活自己,下不定决心离开。


我贪心想成为一个好人,最近不知不觉承担了很多不属于我的工作。如何才能不活在别人的期待中,不给别人这个权利?说不上是以为我的善良,还是我害怕拒绝。渐渐渐渐,都快分不清本心和不属于我的愿景,走得有点吃力。我很焦躁,对每一个拎不清的人吼叫,而这对我没有好处。


什么时候变得贪心的?

一开始我的愿望只是养活自己,慢慢开始希望能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甚至奢望一个好的声誉,能获得大家的好评,希望获得理解和喜爱。是我变得贪得无厌了吗?

一开始我的生活愿望很清楚,要过毫不心疼吃樱桃的生活。这么看我现在已经达到了,可以随意在超市和淘宝买买买。但现在的我却很痛苦,毕竟上海的餐厅没有一家好吃的,毕竟我还是什么包包都舍不得买,毕竟我够不上房子的一个零头。晚晚对自己诉说自己不开心,说自己无法畅所直言,说自己没有进步,说自己没有在从事自己心爱的职业,说自己忙忙碌碌但是又一事无成。说自己想徒步,想画油画,想跳舞,想做很多事情。

一开始我的人生目标也很清楚,要在干净的老房子度过晚年,窗外有树,我心充实安详,现在却愈发朦胧了,不知道要怎么到达了。

是谁在诓骗我...


今晚回家的时候,我晚饭吃完了以后,开始打开我的零食柜,吃徐福记果冻,吃喜之郎果冻,吃龟苓膏,吃乐家杏仁糖,我不饿,但是不吃不满足。吃到想吐。我手边有工作,有一堆曾经喜爱过的有意义的活动,现在都无法吸引我。

不是我太贪婪,那些果冻与糖果都不是我所求,大概是有一个基本的简单的需求没有被满足。这个项目大家没有问过我想不想做。


我也不要什么2室1厅了,反正也是没有阳台的高层楼梯,木地板与飘窗固然是我爱,但是其实寝室床位我也住得开心。


我又蠢又懒又短见,还脾气差,这都没关系,都没关系。我自大,又碍事,还讨人厌,这都没关系。把你愚蠢的意见都说出来吧,把你棘手的脾气都发出来吧。也奇怪,似乎只有我一个人过得这么小心翼翼。

我讨厌人群,讨厌人。我只想放一个长假,然后远离讨厌的同事们,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我急需一个break。

这些讨厌的同事,先是潜入了你的朋友圈,又潜入了你的下班时间。还潜入了你的微信名字。

我想在下午三点在草坪晒太阳,我想去看海,我想看行道树在风里,想见一个真正的朋友,ta的嘴里言之有物或者不说废话,而不是机械出入嘀嘀卡,在脑海中春夏秋冬运作紊乱。

啊,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片荒芜

bitch笑眯眯对我说,"你要发声",发什么声?Fuck you

2015/8/5

深夜11点半,家人已经熟睡,新组装的电脑主机背面透出蓝光。


工作完了,聊天结束,喧闹退下。这个时候轻得可以飘起来。


【仕事】

主管给我发了一封邮件,说希望我能更主动,更用心地对待工作。

其实我也懂,最近状态不好这件事情。

不够用心,是因为我似乎找不到方向,工作和自己都处于停滞状态,无法找到对生活的控制感。不知哪天开始突然觉得在魔都生存是一件透不过气来的事情,大概是我的年龄渐渐到达了婚姻的线准,而我尚没有准备好。4万一平的房价,好像所有对25后生活的构想与期望都被拉扯,成了一件不轻松的心事。而我其实的内心是非常希望燃烧自己给事业,成为一个较真的匠人的。只是最近陷进了一个困境,暂时找不到向上攀爬的路了。

而不够主动似乎一直就是我的通病,我害怕打破一种什么微妙的平衡一般,处于一个被动的状态。好像有一种尴尬的偶像包袱。非常害怕麻烦别人。


【羽毛球】

那天和同事们一起打球的时候,来了一位50来岁的女性,好像没有见过?

我刚一坐下她就招呼我上场陪她练习。她穿得很专业,膝盖和手肘都装备得很正式,还夸赞了一下我。结束的时候才知道她是一个同事的老妈。她和我聊天,说“不要一直比赛,比赛打得双方精疲力尽,是很难进步。要练球,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练。双方互相喂球,才能提高”

上周也是,ST和鱼姐姐,担当一个coach的角色,两个人才能迅速提高。

这似乎就解决了那个难题,如果双方实力不一样,羽毛球是很难玩下去的。而很少的几率下,双方实力旗鼓相当。

这似乎也解释了为什么我打球那么多,但是提高缓慢。只有熟练度和手感在吃力地增长。

其他的方面我是不是也像这样在原地努力地高抬腿着?


【淘宝】

“淘宝”是一件我一直在潜意识抵制的事情。花费时间和金钱,又不够上品。

但是近期看到了一篇文章在称赞一下它,“在人的精力有限,没有大块的时间,没有采购途径的情况下,是TB提供了支持,解决了难题。”

我才意识到,我原来对淘宝有抵触感。在察觉到这份抵触感时,抵触感本身就渐渐消失了。

原来我抵触的是自己欲望,觉得既然欲望那么多,资源那么少,不如把欲望本身忘却吧,这样可以过滤。真正的欲望总会想方设法跳出的。

这个想法本身有点偷懒,而且迂回。

接纳我的渴望,并且判断准,果断下决定就好了。让TB给我的生活也带来而帮助不是苦恼吧。


【自制力】

对自己严格要求,是我生产力的来源吧。

一向自由散漫惯了。

然而,就像早上6点会响起的军号一样,就像对自己的每一次狠心一样。不在此刻做到这一件,就只能在战场上被打得落花流水。

简单的事情,是早睡早起。是强迫自己放弃舒适的聊天氛围和表达欲望。是及时的整理。是把这件事情和目标结合在一起。

这不是一件苦差,而是途中的一步。

我知道总有人做得比我更好,我也看到很多人做得比我更差。回想我之所以那么拼搏是因为有的时候清楚认识到自己一无所有,所以需要去争取。因为回头没有路,所以只能咬牙拼命跑。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是这样。还有的人,360度都是康庄大道,但是也许在大小事上,还是做得比我好。我只是一个偶尔小跑,偶尔偷懒的人。而我其实只要再肯多费一点点气力就可以做得更好。

2014/7/15 藿香正气水

    7月14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在漫长的雨季后,上海终于出梅啦!

夏天终于要来了吗!?

    如愿以偿的燥热,还有突然就铺天盖地的蝉鸣。你们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吗?

    季节变换之间,我就感冒了。半夜嗓子疼得睡不着,但是家里却没什么药,熬到第二天早上才想起来,家里不是有藿香正气水吗?

    那是比较难忘的一种药。

    因为小时候最怕喝了,天知道它为什么能那么苦,但是小时候却从来都没有讨厌过这个药,因为喝完了之后,必然是疼痛舒缓,苦尽甘来。是一种不让人讨厌的苦。

    打开它,喝完。苦啊,但是好像并没有记忆中那么难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迟钝了,还是味觉更耐操了。

    喝完之后,咽喉马上火辣辣的,然后又清凉凉的,终于有一只小手去安抚咽喉的感觉。

    想怀旧,想念小时候,想吃苦,

    日复一日的寻常,一定有我不愿意跳出的圈子。有我不愿意尝试的苦。明天既是未来,又是今天的重复。我需要一味重药。

    我们都知道这样不对,但是有没有谁来推我一把?

    今天请允许我翘班,我还想要一个假期去青海,七月时间正好。我已经搁置了很久的在线课程,以及大概我还想再读书。

    但是现在再也没有在身后鞭笞或者鼓励我。禹禹独行。

    窗外蝉鸣细碎。要反抗惰性,和放弃已经拥有的东西,最是困难。一味辛辣苦涩的良药比夏日甜品更能安慰少女,虽然什么也无法改变,至少可以让我安静地坐在桌子前面,直面枯寂。

    

2015/7/4 <海月姬>和丑小鸭, 其实这是一篇日记

今天翻译《海月姬》真人版,那之前先看一遍,一边看一边哭。

能年玲奈真可爱,演小海月很适合。

以下很长的篇幅都是我看完后想到的关于我自己的事情。


回忆起了以前向你推荐动画的时候

“我跟你说,这个动画片不一样啦,你看看”

“我已经下好了,你看你看”

“哈哈 你怎么看了都停不下来了”

——“这个真的很好看”

——“对啊对啊,而且这个是Noitamina的哦”


我很开心,成功喂了你一发安利。本来品味很硬汉的你肯迁就我OTAKU的趣味,还是这么少女向的作品。你能喜欢真是太好了。


说到底,我为什么喜欢。因为这是灰姑娘的故事,对灰姑娘的故事从来就没有抵抗力。

因为在我心里,自己比她更难堪百倍。

至少人家后来都有好运气是不是。


现在的我仍然很羡慕好看的女孩子,她们不仅仅有一手好牌,而且更加努力。


不知不觉我也慢慢变得能融入一些了,

有的时候还是会很沮丧,为什么怎么都做不到呢。

那些好看的衣服我都穿不上,不管为男神做什么,他也不会多在意我多一点,但是很慷慨把善意献给这个那个女孩子。

连普通的朋友,都更愿意向可爱的女孩子献殷勤。

毕竟连我自己也是喜欢好看的小天使们的。


好像这样太汉子了,好像这样又太作了。我穿这样的衣服那样的衣服,学这样的打扮和那样的风格。

好像怎样都不对。

我花钱尝试买各种,花时间研究每一种,女生需要的东西。

虽然始终都没有精致起来。

看起来还是那么鲁莽又粗犷。

我每天都锻炼得汗流浃背,折腾自己。

如果会画画,好想好好在镜子里面那个自己画上几笔。

可是差太远...差太远了...

真是丑人多作怪


有的时候,我也不想啊,我生下来就是这样...

我也想更耀眼一点,毕竟是个特别希望被人关注的人


想起这些,就会不开心。

钱没有我可以赚,太胖我可以减肥,不会做的事情我都可以学,但是就是不招人喜欢。


其实我已经得到了很多,所以开始计较。

计较那些本应该不属于我的东西。其实扪心自问,我也不需要的东西。

但是还是虚荣,还是分心,很嫉妒。


其实如果仔细想想,这样的好意与殷切又有什么好稀罕。

想到这里,不禁觉得,我要是长得好看点,早在目光中迷失了自己,翘到了天上。


是的,我觊觎那些美貌。

忘了自己的位置。

我原本也是个深海的小水母,自己还在大学的日记中写着“已经做好了孤独终老的准备”。

觉得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有人喜欢我。


后来你出现了。

我恋爱了,我很受宠溺,你尽所有一切包容我的所有缺点。

你有最好的脾气和最达观的性情包容我的戾气。

我可以发脾气,我可以任性,我可以期待

我可以带你看《海月姬》

而你还觉得这世上我最好


开始想要更多,想要你毕业后来我的城市。

想要你帮我在你父母面前处理好关系。

越来越多的不安需要你来证明。

后来你离开了我,后来有后来的故事。


现在的我在工作中头疼,找不到着力点。

也开始反思这个工作,这样的生活是不是我想要的。

现在的我越来越难取悦。

现在的我越来越难满足。

在魔都的生活压力像路上拥堵的豪车一样压过来。

我打哈哈说无所谓,但是每天早上从梦境中睁开眼睛,我的第一个念头都是“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我学会了很多技能,看起来应该比从前更得体了。

但是始终没有学会“自娱自乐”。

甚至,把“愉悦的心情”和“爱和热情”弄丢了。


而“一无所有”就在不久前。

在看《海月姬》的时候,我除了你的陪伴,什么都没有。

但是我每天都活得很丰富,一部动画都可以让我开心很久。

基友的一首歌能激发我很久的热情。

我没有工作,未来一片迷茫,买不起任何我想买的东西,小心翼翼,但是又抱有一点莫名的信心。


“我才不要当“社会人”,我想什么时候犯错就什么时候犯错,想石化就石化。

不管我漂不漂亮,我还想保留我当丑小鸭的权利,嘎嘎QAQ。”


喊出来了好舒服...其实影片宣传的根本不是这个价值观。

但是我很开心,能让我看到真人版,能想起你,和你带给我所有,能想起我自己,和我的位置。


2015/6/15 <漫画肉与我>有感

今天,同事拿着辗转送来的两张票带我去看了<漫画肉与我>。


男主角既善良又残忍。一开始是大学一年级,然后三年后,继而五年后。从全剧嘟囔的关西腔和深深浅浅绿色的画面中,宛如夏日回忆的氛围中一点点渗透出来的,是"绝望感"。

是成熟或腐烂的绝望感,是纯净之物被一点点玷污殆尽的熟悉感。

在本剧中,一开始的绝望是男主作为一个老好人清醒地知道谁在利用自己,除了叹气还是一昧的帮助。三年后的绝望在男主找到了一个喜欢的妹子,心安理得地寄生在对方的家中。绝望在轻车熟路地穿行在妓院的途中,绝望在于男主面对女友奈子“恋爱依存症”的隐忍和淡然。绝望在和着自己完全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又是五年后,绝望在于他再度与熊重逢时,掏出了一张名片,大概在期待一份ONS。渐渐丧失自我。


对于我而言,想起的是另一部作品。第一次看《君望永远》的时候,水泳部的健将水月在毕业后放弃了游泳成为了一名OL,她失魂地走在闹市街头被后辈认出"啊,这不就是水月前辈吗",下一幕镜头就是水月与这莫不相识的后辈在啪啪啪,当时感到的绝望感。

又像是我在一个清明节的假期。从广州飞到上海看我的异地男友。他带我在四月的人民公园散步,告诉我他不喜欢我。他的耐心已经被耗尽,而他喜欢的是另一个学姐,打开微信上指给我看。然后看我哭闹,告诉我“事实就是这样,人总会变,我曾经很喜欢你”

像是被唤起一样,它们逐个苏醒了过来。夏天来了,有温度的“绝望感”开始复苏。它们毛绒绒地滚到脚边。是我永远拿不起的过去,曾经想不开的郁结,变得无所谓慢慢忘记,又轻巧地打破习以为常,痒痒。像是找到了一件以前经常穿的旧衣服,上面粘了几枚几个季节前干枯的苍耳,怀念又奇妙。

或是我开始察觉年岁变化的无常与迅猛,开始感谢能让我拾掇起曾有的"绝望感",靠着这个气氛的媒介,与过去的自己轻轻点指,等待下一次“绝望”。


2015/5/31 四点

今晚失眠了,好像痛感又回了回来。

凌晨四点的小鸟在窗外鸣叫,我好像闻到了糯米饭的香味。

好像潮水从耳边褪去,水雾从镜片上擦去。由远及近地,四周渐渐喧嚣了起来一样,像风筝悬空飘走又被稳稳地扎回了原地。

好像抱着头反复嘟囔着对不起之后,允许我逃避的地方杳然消失,被迫正视渐渐干涩的处境。

这最严厉的温柔。

赤い -緑 交差点

在离开家之前,和妹妹一起做泡芙。看着它一点点地热烘烘地鼓起来非常开心。明早就离家了,把烤箱和购置齐的食材放在家里,希望妹妹会做出好吃的东西。任何东西乘以她,都会有奇妙的火花。

和妹妹一起动手做的戚风蛋糕。戚风的蛋黄蛋白要分开最是麻烦。